北京神秘古墓多次被盗 专家:很可能葬清代高官

三生三世十里桃花 

  经丈量,宝顶通高4米、底部直径6米。参照其硕大要量,可想与之匹配的坟院规模不会小。但其余修建消逝,更无任何碑记可寻,周围是现代民居,将宝顶团团困绕。

  卖主名叫朱自旺,由于手头缺钱,将祖遗民地一处四亩,卖予王永旺名下,卖价文银十五两,立字为证,光绪二十三年(1897)。

  和村里老辈人一样,28岁的唐胜也管这里叫穆家坟。但他经常见有文史学者来探访大宝顶,并称墓主人是清代“克勤郡王晋祺”。

  卖地的朱自旺到底是什么人?和这座古墓有什么关系?他为何要卖掉坟地?

  宝顶西北侧是王凤荣家的宅院。王女士在摒挡屋子时,曾发现一张120年前的“土地生意文书”。她战战兢兢地将文书摊在茶几上,薄薄的宣纸已经绵软泛黄、全是褶皱,毛笔字谈不上工致雅观,幸亏字迹清晰。解读其大意为:

  记者发现,在文物部门历次宣布的文物普查名单中,均未挂号这座大宝顶。为此,北京园寝遗址观察掩护团队的马志璞已向房山区文化委员会递交《不行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》。

  在此文书当中,虽对于坟地只字未提,但昭示出来的土地四至,与坟地的规模基本吻合、并将宝顶席卷。买地人王永旺,正是王凤荣家的先进,但卖地的朱姓人家,已经从上万村销声匿迹。

  北京市文物判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判断,体量云云硕大的宝顶,墓主人绝非寻常黎民,很可能是一位清代高官。

图为:站在民房上俯瞰大宝顶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图为:站在民房上俯瞰大宝顶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(记者 崔毅飞)因墓主人的身份扑朔迷离、且古墓多次被盗,京西一处农家院内的硕大宝顶,挑动着人们的好奇心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图为:大宝顶最近一次被盗挖是在2014年,红圈处即盗挖点位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图为:大宝顶最近一次被盗挖是在2014年,红圈处即盗挖点位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说法一 村民称其“穆家坟”

  上万村系北京市房山区青龙湖镇辖村。一座寻常的北方乡村,历史纪录可追溯至明代,村内现存多处古墓遗址。

  2014年炎天的一个雨夜,曾有一伙人对这座古墓举行盗挖,脱离时回填盗洞。之后两天,村民浇地时,由于回填不实、盗洞突然下陷,泛起了一个窟窿,但不知是否能直通古墓地宫。

  原题目:看法新闻观察京郊古墓之谜:很可能葬清代高官

  很遗憾的是,冯其利先生于2014年病逝。记者找到冯其利生前挚友,《京郊清代墓碑》作者杨海山。杨海山告诉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,冯其利并非不知这座宝顶的存在,只是无法确定墓主人身份,因而未现于其着作中。

图为:《法制晚报》2015年曾经报道,发现大宝顶并非克勤郡王晋祺的长眠之地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  图为:《法制晚报》2015年曾经报道,发现大宝顶并非克勤郡王晋祺的长眠之地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专家判断

  2013年,北京园寝遗址观察掩护团队成员马志璞在上万村找到这座“无名宝顶”。硕大的修建体量,却无任何文字纪录,为其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。

  在《房山历代陵墓》、《房山区地名志》等书籍当中,涉及上万村的内容,均无穆家坟的纪录,对于这座宝顶也只字未提。

图为:朱家和王家在举行土地生意业务时的生意文书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图为:朱家和王家在举行土地生意业务时的生意文书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说法三 清代克勤郡王晋祺之说

  冯其利所着《清代王爷坟》一书纪录,光绪二十六年(1900),亲王衔克勤郡王晋祺薨逝,终年55岁。克王坟位于北上万村、又称西坟地,坟院内有大宝顶一座。但克王坟曾遭到大规模挖坟破损,后被陆续拆除。记者注重到,书中并未将克勤郡王晋祺与现存这座宝顶扯上关系。根据书中所述,克王坟早已荡然无存。

  “祖辈儿传下来的,就叫穆家坟。”唐金城已年过七旬,土生土长的上万村人。他告诉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,这里是先有的坟院、后有的人家。已往坟院有门有墙,但早就给拆了,留下一个大坟头没人敢动……

  所谓宝顶,即陵墓地宫上面凸出的馒头形坟包,是用白灰、沙土、黄土掺和成“三合土”,一层一层夯实,又用糯米汤浇筑而成。历经岁月变迁,坚硬的表层已经斑驳不平,但整体轮廓尚且完好,宝顶下身另有砖砌裙墙。

图为:站在王淑敏家拍摄大宝顶,宝顶与民房相邻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图为:站在王淑敏家拍摄大宝顶,宝顶与民房相邻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说法二 朱家坟,墓地清末时曾被生意

  墓主人非同寻常? 宝顶下存有地宫

  家住宝顶四周的王淑敏告诉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,“这墓主人是个当官带兵的,家里挺有钱”,但详细姓名出自哪个朝代,一概不知。打她记事起,从未见过有人来上坟。

  就宝顶之谜,北京市文物判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判断,此宝顶的形状具备显着的清代特征。清代品级制度严酷,制作云云之大的宝顶,绝非通俗富户,很可能是位王爷或大臣。但关于墓主人的身份,仅凭村民的传说或者文献纪录,无法做出结论。揭开墓主人的身份,只能寄期望于有墓碑等文字性的工具泛起。

  北京市文物判定委员会委员刘卫东以为,土地生意文书中包罗了富厚的信息。首先存在看坟人,证实墓主人身世非凡。其次,卖地人的身份存在两种可能:一是如村民传说,受雇于主家的看坟户,随着墓主家的衰落,墓地归了看坟人;二是朱自旺就是墓主人的子女,因此不清除墓主人就姓朱。

  在民国《房山县志》中有确纪录,清克王陵在北上万西,正是这座宝顶所在方位。上万村西,虽不止这一座宝顶,但却是现存体量最大的一座。联合史料纪录,很容易让人将其和这位清代王爷联系到一起。

  在上万村,若探询宝顶,很容易把村民搞糊涂,但问及穆(音)家坟,多数人都能道出大致方位。

  村子里年近九旬的唐以生老人回忆,上世纪40年月及更早,古墓多次被盗挖。1949年以后,经常有小孩在宝顶四周玩耍,发现过残缺的瓷碗和铜钱。但古墓主人事实是谁,至今没有明确说法。

  古墓多次被盗,其余修建消逝

  1992年,他与冯其利造访上万村,虽未探讨出墓主人是谁,但可以一定的是,这并非克勤郡王晋祺的宝顶。

图为:马志璞在宝顶举行探访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图为:马志璞在宝顶举行探访 摄 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

  刘卫东指出,在宝顶下方8-10米,很可能另有地宫存在,也不清除碑刻被掩埋在四周,谜底或许就藏在地下。但现在提倡掩护,不能容易掘客。他以为,即便墓主人信息缺失,但宝顶自己具备很高的历史价值,建议官方举行挂号掩护,给宝顶一个正当的文物身份。

  王凤荣听老辈人说,卖地给她家的朱自旺是“看坟人”,朱家有两口人,死后就埋在她家院子的墙角处,老辈人还让他们盖房时注重避让。但这传说中的两个坟头,已经不复存在。

  克日,在马志璞的指引下,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记者来到上万村西北的聚居区。一座极通俗的农家院建在北高南低的坡地上,透过菜园子的篱笆墙,体量硕大的馒头形宝顶隐约突入视线,宝顶被民房和植物遮挡,看上去极为隐藏。

萧淑慎:一方面是我的家人很支持我,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改变了很多,现在更加追求朴实、真实的东西。

按照火车票预售期规定,市民可以通过电话、网络购买腊月二十四火车票,而每年从腊月二十四开始,就将进入节前客流最高峰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4loxz.creose.com/94n85i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2 08:12:31

北京赛车pk10平台注册  星武神诀  江西快三开奖走势图  江西11选五爱彩乐  怎样买湖南快乐十分容易中奖  大星彩票  北京pk10前三直选  新十一选五走势图  北京pk10平台程序  排列三组选杀号专家  

用户评论
公司坚持流通整合业务的转型升级,房地产业务加快销售和深耕异地拓展并举,金融服务业务已逐渐上升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。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等级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评价内容: